全部

上一页
1/1546页 共46354

明宫廷画家边景昭与吕纪花鸟佳作

时间:2021-5-13 17:43:28 文章来源:收藏快报 周舟/河南新乡


图1 边景昭《凤凰图》

  明代宫廷绘画,在继承宋代画院画法的基础之上,将北宋的细腻浓艳和南宋的简括粗犷综合而用之,形成了自己的风格,被后世称为院体或院派。在明代前中期,院派与浙派雄踞当时中国画坛,代表了当时中国绘画的主流。弘治以后,随着国力日益衰败,宫廷绘画也逐渐衰落。明代宫廷花鸟画代表了明代宫廷画的主要成就,它继承了宋代院体画的传统而有所变化,作品推崇大幅,构图饱满完整,观察入微,描写精细,富丽堂皇中不失浑朴端严。新乡市博物馆馆藏边景昭《凤凰图》轴和吕纪《花鸟图》轴两幅作品,均为明代宫廷花鸟画名作,从中可一窥明代宫廷花鸟画艺术成就。

图2 吕纪《花鸟图》

  明早期边景昭所绘的设色《凤凰图》轴(图1),工笔绘画,工整清丽,笔法细谨,赋色浓艳,高雅富贵,显示出富艳绚丽的色彩和雄迈刚劲的笔力。图中一只凤凰昂首挺胸,单腿傲立于岩石之上,另一只腿收于腹前,翎羽整洁鲜亮。追求巨制是边景昭画鸟的重要特点,此作高165、横75厘米,画幅之巨而其中的凤凰几乎和现实生活中的鹤等身,给人以视觉的震撼。

  边景昭,字文进,甘肃陇西人,明代早期著名花鸟画家。永乐时期(1403—1424)任武英殿待诏,宣德时期(1426—1435)仍供奉内廷,常陪明宣宗朱瞻基作画。边景昭是明代院体画家中影响较大的工笔花鸟名家,对明代宫廷花鸟画产生重要影响。他一方面继承传统宋代“院体”画的特点,又掺入了明代皇室平民化的贵族品位,开创明代花鸟新风,朱瞻基、林良和吕纪的花鸟画法与之都有不同程度的关系。他画的翎毛与蒋子成的人物、赵廉的虎,曾被称为“禁中三绝”。

  明中期吕纪所绘的设色《花鸟图》轴(图2),兼工带写,设色浓艳,为吕纪典型的花鸟画作品。这幅花鸟画远宗南宋院体格,延续了黄筌工整细致的画风及勾勒笔法,并予以发扬。图中一对红鸭水中嬉戏,水旁的一棵柳树上有四只飞燕,横生的桃枝上桃花片片,繁茂盛开。此作品物态造型准确生动、工整严谨、构图繁密、主次错落有致、视觉完整,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红鸭戏碧水,紫燕弄桃柳,欣欣向荣的春景。整幅画面透露出和谐安宁的意境,应该也表达了作者所期望社会和谐的祈愿。

  吕纪,字廷振,号乐愚,浙江鄞县(今宁波)人,明中期著名宫廷花鸟画家。吕纪近学边景昭,远师南宋画院体格,作品深受明孝宗朱祐樘的喜爱。《明画录》记载,吕纪为孝宗“嘉赏有渥”。吕纪的官职也由入宫之初的锦衣卫百户升为锦衣卫指挥同知,从正六品升为从三品,可见皇帝对其之喜爱。吕纪存世作品的绘画风格可以分为两大类。一类是以水墨为主,略施淡彩,用笔较为豪纵;另一类则是设色浓丽,用笔工致,具有富丽的宫廷装饰趣味。吕纪早年学的是边景昭的画风,工整细致。被征召进入宫廷以后,因为看到林良的画风极为时尚,故而所作也多为水墨淡彩一类的作品。而到了后期,其画风又回到早年工笔重彩的路子上。吕纪画风的变化,尤其是由水墨淡设色画转为工笔重设色画,其直接的原因是适应皇帝的审美。明孝宗朱祐樘喜欢工笔重彩花鸟画,从而造成了吕纪绘画风格的前后区别。

 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【声明】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,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;本站发表之图文,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,请您告知(电话:021-53520903,QQ:476944718,邮件:476944718@qq.com)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  
明宫廷画家边景昭与吕纪花鸟佳作-鉴赏收藏-中国艺术品